一点就燃的宜宾燃面,这干香,连重庆小面也甘拜下风

作者:   时间:2019-11-03 21:23

2015年的冬天,我从成都第一次来到重庆,朋友住在山城巷,我便从重庆北站赶到七星岗。

那是一个晚上,重庆落着小雨,七星岗的小巷子阴湿诡异,黑灯瞎火,他轻快地走在30度的斜坡上,我跟在后面,艰难地拖着自己的大轮箱。

我对重庆的第一印象很坏:火车站的设计令人窒息,下了重庆北还得出站走到龙头寺,去哪儿都得爬坡上坎,拖着行李箱的人一定明白这种一看到楼梯就害怕的心理。

我又累又饿,朋友便提议停下来吃点东西,就近找了一家不起眼的苍蝇馆子,说是要带我吃面。我心有愠怒,暗想:我大老远跑来重庆,第一顿就带我吃面?

但是当那碗重庆小面端上来之后,我所有的疲劳和烦闷就都被驱散了。

豌杂面也太好吃了……我从出生到现在,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面。我在当下便明白了成都著名散打评书艺术家,李伯清老师为什么盛赞重庆:

小面的美味挽救了多少游客对重庆市的坏印象啊!在回程时,我不出意料地像所有初次来渝的乘客一样,在重庆北站北广场和南广场之间迷路误车。但就是因为那碗豌杂小面,这么多年来,我始终很喜欢重庆。

回到成都,我又吃过许许多多的面,不过正如李伯清老师所说,成都的面比不上重庆的面好吃,我这张嘴已经被重庆小面吃刁,成都面馆的烹饪手艺,已经无法让我满足了。

胖妹小面

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,直到某天我在街头吃了一碗宜宾燃面,大为感动:原来四川也有打得过重庆小面的美味面条!

网友盛赞宜宾燃面

宜宾燃面又叫叙府燃面,燃面的燃,不是指制作工艺,而是指面条无水油大,遇火就燃。传闻在灯草匮乏的年代,有家庭将燃面燃起,充作照明。虽说没有汤水,宜宾燃面却不容易旱,一碗端上来,面条看上去是非常松散的。

香葱,山奈、酸豇豆;碎米芽菜、猪肉糜、花生;淋上红油的碱水面散发出暖融融的干香味,吃进嘴里则麻辣鲜香,芝麻、蒜瓣与花生碎带来了绝妙的颗粒感,吃一口面,脆香的佐料就在牙齿间咯吱咯吱地响。

宜宾燃面与重庆小面有许多相似之处,与小面一样,宜宾燃面所用面为碱水面,所以不像北方面条那样软滑,但由于其含水量低、不易煮塌,口感极劲;再者,宜宾燃面与重庆小面都以丰富的佐料著称,吃的不是拉面的筋道,而是种鲜香麻辣。

第三,就像软趴趴的黄豌豆能给小面增香添色,碎米芽菜对一碗宜宾燃面的作用也是不可估量的。芽菜是酱腌菜,是以芥菜的嫩茎经晾晒后制成的,咸中带点甜,有脆、嫩、鲜的特点。

就像重庆小面指的是素小面,宜宾燃面一般也指素燃面。我喜欢吃荤燃面,曾吃过一师傅炒出的肉末带点焦脆干香,那感觉真是“不摆了”。

除此之外,宜宾燃面与重庆小面还有一尴尬的相似――即离开本地,品质就无法把控,容易搞得神形俱损。最近在重庆嘴馋,遍街寻找燃面馆子,在大坪吃了一家,却只是乏善可陈。唉!假如你知道重庆好吃的燃面馆子,务必要告诉我们。

吃惯了小面的重庆人,要不要换个口味,尝尝四川最强面条,宜宾燃面呢?